上海部分大学生私租宿舍床位现象严重 学校颇为

上海部分大学生私租宿舍床位现象严重 学校颇为

时间:2020-02-12 17:37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本报讯 上海某高校学生公寓中的一个单人床位,学校规定住宿费是每个月150元;学生转手租出去,身价马上变成了400元,而且供不应求。记者在上海几家高校的bbs上、海报栏中,求租床位的信息处处可见。记者粗粗统计了一下,仅复旦大学bbs上,10天之内就发布了近百条求租信息。

  据了解,每到寒暑假期间,一些著名高校的学生寝室就成了紧俏商品。不少人为了方便考研或读GRE、托福等,纷纷盯住了高校的学生宿舍。与此同时,一些有“经济头脑”的大学生把自己的床位出租,趁机小赚一笔。

   求租者还振振有辞:我们是“书虫”不是“蛀虫”

  小夏是南京一所大学大三的学生,他正试着在上海一家高校租张床过暑假,因为这家学校就在新东方的旁边。“我报了新东方的暑期班,住在学生宿舍比较方便、安全,还可以和‘托友’互相交流鼓劲。”

  同样来自外地一所高校的小王租床位是为了考研。正在读大三的她已经下定决心要报考本市一所名牌大学的研究生,准备从下个学期开始“常驻”这所高校,随堂听课,在这所学校租个床位就是这个计划的第一步。

  高校宿舍因为有财政补贴,所以价格低廉。但小夏和小王却不肯承认他们是为了“揩油”才入住,“我们可以说是‘书虫’,但绝不是‘蛀虫’。”

   出租者也百般狡辩:退宿太烦,出租还能小赚

  小李是上海某高校研究生二年级学生,现在一家公司实习。由于公司离学校很远,只能在公司附近租房,于是他就把学校的空床位出租了。

  小李表示:“我知道学校不让转租,可是要退宿的话,需要先找辅导员开证明,然后经过系里批准,接着到学校后勤和宿管处敲章,太麻烦。而且以后再想入住又得麻烦一遍,还不如这样偷偷租出去小赚一笔。”

  存在这种想法的并非小李一个。还有许多上海生源的学生,在学校占着一个床位,却常年住在家中,也就把床位租出去了。

   学校颇为无奈:寄希望学生诚信处事

  复旦大学北区学生公寓管理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说,学生入住之前已经与物业签署了入住协议,明确规定学生床位不得擅自出借;一经查出,出租者与求租者都将被清除出去。

  虽然大多住在学生寝室中的“外来者”都比较安分守己,但是,这些闯入自己生活空间的“外人”还是带来了许多不便。小黄的新“室友”在某单位实习,总是加班到很晚回来,这让习惯早睡早起的小黄大为头疼。

  当然,很多贵重东西也要多一个心眼放好,毕竟是不知根知底的“外人”啊。

  也正因为安全上的隐患,所以同学之间的互相监督也使私租床位的行为受到限制。在某高校查处的几例私租事件中,有相当部分是同学举报后查处的。但即便如此,仍无法完全制止私下出租床位的行为。管理处表示,更愿意相信大学生的信用,能够自觉遵守协议。(王明芳 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