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在南京犯下了多少罪行?50年后,一位工程

日军在南京犯下了多少罪行?50年后,一位工程

时间:2020-03-23 16:20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1937年12月,南京保卫战正式打响,为了配合主力部队,南京电话局为配合守城部队作战成立了“留守工程团”。12月10日,工程团奉南京卫戍司令部的命令撤退,大部分工程团人员离开了南京,只留下少数人员继续坚守,担任通讯联络工作。 侯楷 当时就是其中的一个留守员。

卫戍司令唐生智

12月8日,日军主力对南京城的合围已经形成,日军的观测气球高悬在城外空中,炮兵不断向城内开炮,情况十分紧张。为了避免战火,候楷和留守的10名弟兄搬到了鼓楼电话分局集中居住。当时电话总局在撤退前为侯楷等人留下了一艘木船,准备在南京危急时渡江撤退。但由于南京守军撤退太快,撤退计划又不周全,造成了极大的混乱。当侯楷等人赶至江边时,这才发现木船已经被人划走。逃离南京已经不可能,众人只得返回城中。

返回城中之后,侯楷等人住进了外国人成立的国际委员会划定的难民区中,这块难民区包括金陵大学、金陵女子大学、金陵中学和许多民居。由于日军即将进城,大量的难民纷纷涌入难民区寻求庇护。当天夜里,大炮声彻夜不停,一直炮击到13日清晨才恢复平静。当时据说是守军为了掩护主力部队撤退,对日军发起了猛烈炮击。

13日上午,日军开始大批进城,日军随意进去难民区内,并驻扎军队。上午10点钟左右,首批进入难民区的日本兵来到了侯楷等人的住处,日军用简单的中文问他们有没有武器,侯楷等人忙说没有。不久后,第二批日军来到,日军抢走了侯楷的自行车、自来水笔和手表。紧接着,越来越多的鬼子闯入难民区,肆意搜身、索要财物。

13日以后的10多天里,日本兵两三个一群,有时还有东北人做翻译,不断到各住宅区勒索财物。日军见到值钱的东西就拿,如果被搜查的人没有拿出财物,就会被日军殴打。因此,当时难民区内有很多人被日军毒打。对于难民区内的妇女,鬼子任意奸污,被害的妇女人数非常多。一天夜里,日军翻墙潜入妇女房间,进行奸污。第二天,居住在房屋里的妇女全都搬走了。日军又于当天夜里窜入房间要找“花姑娘”,见侯楷等人都是男人,鬼子才悻悻而去。

侵入南京的日军第6师团

13日下午,侯楷陪同团长黄如祖去国际委员会了解情况,沿途上行人稀少。当他们来到距离国际委员不远处的一条小路上时,发现几个日本兵押着几个中国男子,后面还跟着一个啼哭的妇女。侯楷等人立刻转了个弯拐进了另外一条路。走了一刻钟左右,远远看见国际委员会门前的广场上坐着数百个中国男子,日本兵荷枪实弹地监视着他们。侯楷等人迅速沿着原路返回,刚刚走了几步就听到传来密集的机枪声响。事后,国际委员会得到报告说,日本兵在山西路广场上用机枪射杀了数百个中国人。

15日,侯楷等人鉴于日军威胁,想方设法搬到了西门子洋行南京办事处居住。办事处的经理是德国人,南京沦陷之后他仍然居住在那里。在西门子洋行办事处里,有将近100人在此避难,这里成为了一个小型的难民收容所。因为有德国人居住,这里反倒是最安全的所在。

日军侵入城中

每当有日本兵前来骚扰时,德国经理就会出面阻止,由于德国和日本是盟国,因此日本兵不敢公然骚扰。但一到了晚上,鬼子翻墙入内的事情仍然不断发生。当时最大的收容所在金陵大学和金陵女子大学,收容了数千人,由美籍教师和牧师主办。那时美日还没有宣战,日本兵也不敢妄加迫害。但狡猾的鬼子想出了一个办法,每天要求从收容所派出一些劳动力,去帮助他们打扫战场和清理仓库。这些被派出去的人,大多被日军杀害,几乎没有人回来。

日本兵曾到金陵大学收容所,逼迫收容所交出数十名妇女为他们洗衣服缝被子,收容所不肯交出这些人,日本兵就动手强拉。为了避免鬼子拉走更多的人,就选出了四五十人跟日本兵走。当这些妇女返回时透露,大多数人都被日本兵奸污了。在其他收容所里,发生鬼子祸害妇女、残杀同胞的事情就更多了,几乎每天都在上演。在下关附近,日军将成百成千的军民押到那里,用重机枪扫射,杀死之后浇上汽油焚烧。在南京城内其他地方,这样的屠杀和暴行每天都有,南京成为了一座人间炼狱。

日军对妇女的暴行

南京沦陷半个月后,日军开始发良民证。日本人规定,每个人都要到指定的地点去领良民证,领证的人排成一排逐一进行审问。一旦发现额头上有戴军帽的痕迹,或者手上、肩上有老茧的,基本上都会被日军带走,然后集体屠杀在土坑、江边和码头上。

侯楷等人战战兢兢地在南京呆了55天,目睹了日军在南京城内的种种暴行。当时侯楷身边带着一个收音机,每到半夜就偷听广播。当他们得知江西、湖北没有被日军占领,安徽有些地方也还没有沦陷时,他与众兄弟决定设法逃去和县。

下关的屠杀

1938年2月5日凌晨,天微微亮时,侯楷等11人开始逃出南京。他们分成两队,每人相隔约30米左右,经上海路、莫愁路至水西门。到达水西门时,天已经大亮,城门已经打开。城门口一半堆了沙包,一半走人,城门口站着4个拿着枪的日本兵。

侯楷等人硬着头皮拿着良民证慢慢走向城门口,日本兵看了看他的良民证后问他为何出城。侯楷告诉日本兵,他出城是想将家眷接回南京来住。日本兵看了半天,发现侯楷等人不像军人,于是将他们放行。出城之后,见到沿途的房屋已经被烧毁,水西门外大桥和江东大桥都是用模板搭建的临时桥,下面被泥土填实。据同行的一位菜农说,桥下填的都是被日军杀害的士兵的尸体。

不久之后,侯楷等人找到了一户农家住下,在农民的帮助下渡过长江步行至和县,然后又转道去合肥。他们走了整整6天才到合肥,又从合肥辗转去了武汉。自此,侯楷等人才逃出了重围,离开了南京那个炼狱般的城市。

罹难30万人

侯楷在南京沦陷后“潜伏”55天,目睹了日军在南京的种种暴行。1980年代,侯楷将这段亲身经历写在了回忆录中,记下了日军在南京城中的暴行。侯楷的经历和遭遇,至今读来依然令人愤怒,发人深省。

【本文由稗史候说收集抗战资料、回忆录整理和书写,错漏失误之处,敬希读者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