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南京暴行:强迫僧侣轮奸少女 遭拒后将其宫

日军南京暴行:强迫僧侣轮奸少女 遭拒后将其宫

时间:2020-03-23 16:20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日军在中华门外,于强奸少女后,复迫令过路僧侣续与行奸,僧拒不从,竟被处宫刑致死。

核心提示: 日军在中华门外,于强奸少女后,复迫令过路僧侣续与行奸,僧拒不从,竟被处宫刑致死。

本文摘自:《南京大屠杀全纪实》,作者:何建明,出版:江苏凤凰教育出版社

战争似乎都离不开对妇女的残害,强奸与污辱她们成为一种惯例。这也是人们为什么厌恶战争的原因之一。毫无疑问,日军在占领南京城后的强奸与淫杀中国妇女的行径,是人类史上极其罕见的,其奸淫之广、淫杀之残暴,骇人听闻!

由于太令人恶心和太野蛮的缘故,笔者原本一直想放弃这一章的内容,可又实在无法回避日军在这方面的罪行。

日军的罪恶让我没有选择的余地。

从占领的第三天开始,强奸事件以每天1000起的频率发生。有许多妇女被强奸多次后又被杀掉。被害者的年龄小到10岁,大到70岁不等 这是《南华早报》1938年3月16日报道中的关于日军在南京城强奸妇女的一段话。

其实,日军从进入中国战场开始的第一天起就有了强奸中国妇女的罪行,只是在淞沪战役结束后向南京进攻的路上,这种罪行更加频繁,尤其是进了南京城后,他们以占领者自居,强奸便成了 像吃饭和收获战利品一样的随便与必需了 (日军老兵语)。

检阅当年中国审判日军战犯军事法庭(1947年) 审字第一号 判决书中有一段话这样写道:

日军陷城后,更四出强奸,一逞淫欲。据外侨所组国际委员会统计:在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十二月十六、十七两日,我妇女遭日军蹂躏者,已越千人。且方式之离奇惨虐,实史乘所未前闻。如十二月十三日,民妇陶汤氏,在中华门东仁厚里五号,被日军轮奸后,剖腹焚尸。怀胎九月之孕妇萧佘氏、十六岁少女黄柱英、陈二姑娘及六十三岁之乡妇,亦同在中华门地区,惨遭奸污。乡女丁小姑娘,在中华门堆草巷,经日军十三人轮奸后,因不胜狂虐,厉声呼救,当场被刀刺小腹致死。同月十三日至十七日间,日军在中华门外,于强奸少女后,复迫令过路僧侣续与行奸,僧拒不从,竟被处宫刑致死。又在中华门外土城头,有少女三人,因遭日军强奸,羞愤投江自尽。凡我留京妇女,莫不岌岌自危,乃相率奔避于国际委员会所划定之安全区。讵日军罔顾国际正义,竟亦逞其兽欲。每乘黑夜,越垣入内,不择老幼,摸索强奸。虽经外侨以国际团体名义,迭向日军当局抗议,而日将谷寿夫等均置若罔闻,任使部属肆虐如故

如此罪恶,充分说明日军对中国妇女的残害之空前。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研究员、著名南京大屠杀研究专家马振犊先生在《日本军队对被害国妇女实施性暴行及原因探析》一文中,这样指出: 日本军队在被害国对民众的性暴行在人类历史上是罕见的与空前残酷的,其普遍性、暴虐性及危害性甚至超过了德国法西斯军队的性暴行 我们可以说,凡日军所到之处,就有各类性暴行。最典型的事例如1937年底至1938年初,在侵华日军 南京大屠杀 中,日军不仅屠杀了30万以上的南京居民,其性暴行与性犯罪也达到了顶峰状态,总计有数万名南京妇女被日军强奸、虐杀。经1948年11月4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书的认定, 在占领后的一个月中,在南京市内发生了2万起左右的强奸事件 ,实际上这一统计数字是远远不足的。同时有资料说南京 全城中无论幼年的少女,或者老年的妇女,多数都被奸污了 。到1938年 5月初,在南京有三分之二的妇女被奸污 。这样看来南京的妇女 被奸污者达8万人,可谓保守的估计 ,且据日军士兵田所耕造自己的记载, 没有不强奸的兵,而且大都是强奸以后再杀死 ,先奸后杀竟然仅仅为的是 免得麻烦 。在一次战役之后发生如此大规模的集体屠杀与不分地点、场合、时间,不问对象的集团式强奸虐杀,这在全人类的历史上是罕见的。

马振犊先生等研究专家认为,在性暴行的方式上,日军的残暴行为可以说是总括古今犯罪之大成,其通常的方式是轮奸, 我们自从登陆以来,还没有碰过女人的身体,所以大肆轮奸。当时 奸虐致死 成了我们很喜欢说的话 。

中国妇女被日军掠去,绝大部分人都遭到数人以上的日本兵轮奸,许多人遭到数十人次以上的轮奸,甚至有一夜之间被轮奸了40次以上的例子,日本兵的惨无人道由此可见。除了强奸外,更下流的是各种各样的变态虐杀,包括用各种随手可得的东西 酒瓶、木棒、砖块甚至燃着的蜡烛塞入女子阴部;拍摄各种女子裸照及变态奸虐照片;强奸孕妇、幼女、老妇、尼姑、修女;强掠 慰安妇 设立 慰安所 ;强迫母子、父女、翁媳乱伦,僧尼性交;威迫口交直至割乳破腹 凡一切能够想到的兽行无所不为,无所不有。

马振犊进而指出:日本军队在各地的性暴行绝不是个别的或偶然的、地方性的暴行,而是整个日本军队进行的有组织的集体犯罪。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凡有日本军队之处,便有性暴行。从派遣军司令到小队长,各级日军军官都公然放纵甚至 身体力行 ,使日军性暴行成为极其普遍的事。 在一线部队 干坏事的,不仅仅是士兵,有时军官干在前头。厉害的中队长、大队长什么的,他们在去南京之前,即使是战斗中,有的也带着女人。这些女人反正都是随便抓来的 据说他们天天晚上同女人睡觉。 日军第16师团第30旅团旅团长、南京西部警备司令官佐佐木 更无人性地每日奸污中国少女 。据在南京的金陵女子大学美籍教授贝德士证实说: 日军入城后曾连日在市内各街巷及安全地带(指南京安全区)巡行搜索妇女,其中且有将校参加。 难怪就连作为日本盟国的纳粹德国驻南京外交秘书罗森,在目睹了日军官兵集体的兽行之后,也指责日本军队为 兽类集团 ,他在给德国外交部的报告中写道: 日本军队放的大火在日军占领一个多月之后至今还在燃烧,凌辱和强奸妇女和幼女的行为仍在继续,日军在南京的所作所为为自己树立了耻辱的纪念碑。 这不是个人的而是整个陆军,即日军本身的残暴和犯罪行为。

这就是为什么日本侵华军队如此让中国人民仇恨的重要原因之一:抢占别国的领土、杀害无辜百姓,抢夺别人的财产,无节制地强奸和轮奸后继续残害妇女的生命,蹂躏她们的肉体 法西斯和魔鬼就是这样被定名的。